古剑

古剑


来源:盛京棋牌  作者:佚名

盛京棋牌 www.pprtqf.com     北海之滨有座高山,山上终年冰雪萦绕,狂风怒号。
    山脚下一处偏僻的岩洞里,住着一个青年???。
    青年??鸵颜庠谡饫镒×似吣?。前四年他随着师父习武,由于他在拜师前就有一些
武学的基础,加上勤奋努力,四年之间,武功进步很多,成为师父最得意的弟子。
    就在第四年夏天,师父召集所有的徒弟,告诉大家他自己决定归隐异邦,不再过问
中原武林的事,而他们也都习武有成,可以下山了。徒弟们在一阵议论纷纷后分别收拾
行李,盘算下山后的计划,然后拜别师父,各奔前程。只有这个青年??驮缫蚜⒍ㄎ?br /> 下苍生打抱不平的任侠之志,因此觉得自己的武功仍然不够,还不能就此面对山下的世
界。他左思右想,在众人走后的一个傍晚,长跪在师父住的洞门口,请求留在师父身边,
继续修练。
    他的师父没有回答。黑夜渐渐渗进石洞,沉寂延续到大半个晚上。天快亮的时候,
师父终于长叹一声说:
    “唉,我在中原收徒数十年,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可造之才,本想就此遁迹海外。想
不到临走之前,还能见到一个有心的人。也罢,本门的剑谱和秘图,我竟是不用带去了。
你进来吧?!?br />     于是师父领他走进洞里最深的地方,从一条石缝里拿出一个古旧的布包。师父把布
包放在桌上,郑重的对它拜了三拜,才把布包交到他手上,告诉他说:
    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本门第二十六代的传人。这里面是本门镇山的剑谱,从不轻易
示人。我看你有此慧根,可以传授,就交给你了。
    我走之后,你照着练习,以你的天资,少则两年,多则四载,必有所成。至于包袱
的反面,那是一幅本门祖传的秘图,你要好好参详。如果你有这个命,能看懂历代师祖
都没有看出的秘密,就能找到一把古剑。那可是一把上古的神兵,切金断玉,削铁如泥,
配得上本门传人的地位?!?br />     师父说到这里,仰头看一下天色,才继续说:
    “时辰已到,你我就此别过,你好自为之,本门在此地的将来,就看你的了?!?br />     师父说完,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向洞外走去。青年??痛磴盗艘幌?,师父已经走到
洞口。青年??涂窈敉炝?,但师父坚定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黎明前最深沉的黑暗里,只剩
夜晨相交之际混沌的狂风,兀自吹个不息。
    以后的三年,青年??脱鲜厥ρ?,独自在山上苦练。他每天五更即起,一个人爬到
山巅的雪地里,打坐运气,踪跃跳弹。上午他奔走十里的路,到山下的村子里替人打工,
赚取微薄的工资,维持起码的生活。吃过简单的午餐后他回到山上,以整个下午的时间
专心练习剑法。晚上在山洞里微弱的油灯下,他反覆展读剑谱,揣摩秘图。有时冬夜奇
寒,猎来的兽皮都无法保暖时,他往往大吼一声,挺身出洞,在疾风大雪中把本门的武
功一遍遍地演练。每次练到最后他都渐渐忘记寒冷,在这片严酷的土地上达到天人合一
的境地。
    这样过了三年,青年??桶呀F桌锼械恼惺窖萘肪?。当他施展出来的时候,招
招连贯,一气呵成。他自信如果与人对敌,这长江大海般绵绵不绝的剑势,任何一个高
手乍一面对,都只有被迫严密防守的份;而在把敌人压制到顶点时,剑谱里最后一招也
正好出手。这一招人先纵身而起,藉下坠之力直指对方要害,对方避无可避,除去硬行
招架以外别无对策。由下向上的抵抗,自然吃亏不少,所以即使对手的功力比自己高些,
也不难一击而胜。
    就在剑法练成的同时,青年??投阅钦疟凰垂盖П榈拿赝家灿辛硕傥?。他大胆
的假设,秘图上下左右各不连续的四幅小画,实际上说的是四件事,如果简化成四句口
诀就是:

    海中捞月
    花香鸟语
    三五之夜
    兔耳所指

    他虽然无法立即解开这个藏剑之谜,也决定应该到处找找,试试运气了。
    青年??拖律搅?。他封闭洞门,贴身带着剑谱和秘图,开始孤身在邻近的大沙漠中
闯荡找寻。
    半年之间,青年??桶焉衬负踝弑?,最后他流浪到大漠的西南部。这是一片干荒
已极的区域,绝无人烟,地面起伏不定,凹处满是结晶的盐粒,在强烈的阳光下发出白
花花的光芒。不久青年??鸵骟?,在枯渴之中,他意识模糊的爬过一座座碎石剥落
的小丘,当他终于在一座丘顶发现前面的凹地中有一泓泉水时,他只是跌跌撞撞的向它
奔去,已经忘记考虑这是不是海市蜃楼的幻影了。
    幸运的是,这泉水是真的。它静静的卧在裸岩黄沙之中,呈现一个完美的新月形。
泉水旁边丛生着垂杨柽柳,开满香味扑鼻的野花,当青年??推偷拱侗?,以口就水,牛
饮起来的时候,一群水鸟受到惊吓,纷纷展翅而起,绕着小湖一圈又一圈地高叫飞翔。
    青年??秃裙凰?,体温降下,意识慢慢恢复,疲倦也随之而来。他满足的躺在
几棵枣椰树的阴影下,沉沉睡去。
    他醒来已是傍晚,毫无云彩的蓝天正开始转暗,苍穹之下,沙漠之中,枯渴余生的
青年??蜕钌罡械阶鑫桓鼋?偷墓露?。他站起身,回头走上这片凹地外缘的高处。
    暮色中脚下苍黑的新月形水面被沙漠的晚风吹起一阵阵涟漪,再看其他各个方向,
都是绵延不绝的巨大沙丘。西方的沙丘被夕阳的逆光一照,轮廓模糊,层层叠叠,更显
得一望无垠。眼前起伏的沙漠,使青年??陀珊V衅鸱牟ㄌ蜗肫鹪诙胶1醯睦霞?,
和家中儿时的生活。他点点头,无限感触的自言自语道:
    “难怪沙漠要叫做‘瀚?!?br />   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打住。他转身再端详一次即将消失在夜色中的新月形湖水,
双膝一屈,跪倒在逐渐闪亮的繁星下余温犹存的黄沙上。突现的灵光,使青年??拖氲?br /> 秘图上“海中捞月”的一句,可能不该从字面上解释成大?;虼蠛性滦蔚牡河?;正好
相反的,它指的是瀚海大沙漠中一个充满鸟语花香的月形湖泊!
    青年??捅吵雒赝伎诰鞯暮罅骄?,猛然抬起头来,才发现群星澄亮,天已快要完全
黑了。他想马上忆起这天是什么日子,可是徒劳无功,奔走太久,他竟连日子都忘得一
干二净,但这一定是最后的关键?!叭逯埂钡比皇侵甘逶略驳耐砩?,那么秘图上
后两句话的意思是否可以立刻知道,就要看今天是几号了。
    青年??颓垦瓜驴窳业钠诖?,悄悄回到湖边。凭他的武功,没有费多少力气便捉住
一只栖息在水旁的灰雁。他杀死这只鸟,用它做晚餐,然后坐在已经冰冷的沙上,向天
上凝望。
    月亮这时已经出来,青年??头⑾终馓斓脑铝敛坏缴舷?,只亮了少半个。起初他有
点失望,因为这表示他必须在湖边等好几天,谜底才能揭晓;可是当他无聊地低下头来,
月下的湖水映入眼帘时,他才发现自己的运气可能好得出奇。
    原来青年??驼馐闭诤亩卑?,从他的位置看过去,新月和湖的形状竟然极为
近似,连两端弯曲的角度都一样。沙漠里干燥澄明的空气,使新月纤毫毕现,蟾宫中的
玉兔也已出现了一小部份。青年??途痛宋虺雒赝祭镒詈笠痪浠暗囊馑迹耗恰巴枚浮?,
岂不就是指月圆时以月中玉兔的耳朵为标点,投在新月形湖泊附近相对的地方吗?青年
??透咝说迷诤叽蠛艨癖?,惊起了苇丛中露宿的水鸟,也搅动了月光里氤氲的花香。
    以后几天,青年??驮谠滦魏吹牧礁黾饨羌溆檬槎殉鲆惶踉不?,做成满月的样
子,又在湖岸相当于月中玉兔的位置逐日放置石头作为指标。白天他打猎采果,补充粮
食,晚上就对着日渐圆满的月亮修正石块,一心等待即将来临的决定之夜。
    月亮终于圆了。这晚湖边的景色特别美丽,上半夜微风吹动草木,发出细碎的声音,
沙地上树影摇动,水面银光跳跃。夜深之后,风静止下来,月光轻柔的洒满湖区,树叶
停止摇摆,一切安详和平,完全看不出这儿是沙漠中仅有的润泽之乡,而湖盆边缘之外,
仍是毫无保留的,荒旱严酷的沙漠。
    青年??陀谜饧柑熳龀傻募蚵ぞ呖纪诰?。他选定两个位置,分别是玉兔两只耳
朵所指向的,满月时月亮形状区域里最外缘的一点。他相信与月亮的盈亏比较,这两点
是地上月圈中唯一在三五月圆之夜才被纳入范围的地方,必然有特殊的意义。
    玉兔右耳所指的一点,地下的沙是湿的,再挖下去就冒出水来。青年??退淙患绦?br /> 挖了一段时间,却什么也没有找到,于是他爬出沙坑,奋起全身余力,向另一个标点努
力。
    这次情况完全不同。移走许多干沙后,地下出现一片岩石,青年??偷墓ぞ呶薹ㄍ?br /> 破石层,只得扩大坑底,寻找这块石头的边缘。忽然,他发现靠月圈内侧的石头边垂直
向下,极为平整,像是曾被削砍打磨过,绝非天然生成。他大喜过望,抚摩岩石的双手
不知不觉猛力一按,一条直角的长形石缘应手而落,底下是个凹槽,槽里露出一片浅色
的丝织品。
    青年??蜕斐霾兜氖窒虢铱砍?,但是手刚刚碰到,绸缎竟碎成细粉,在不知什
么时候又刮起的夜风里满天飞舞。青年??拖谜獗厝皇锹癫厍О倌甑墓盼?,才会形犹
存而质已灭。他屏息等待,绢灰散尽之后,曙色之中,青年??涂醇劾锾勺乓槐?br /> 式奇古的长剑。
    青年??驼某弦?,恭恭敬敬的向古剑跪拜行礼,然后双手慎重地把剑连鞘拿起,
对着沙漠的朝阳,拔剑出鞘。
    古剑色呈灰黑,质朴厚重,给人大巧若拙的感觉,近剑柄的地方有两个看不懂的古
字,应该是这把剑的名字。青年??统纸C娑?,按照师传的心法,抱元守一,敛气
凝神,然后大喝一声,施展出本门剑法,一招一招的练起来。
    有了这把上古的神兵在手,青年??途醯昧菲鹄刺乇鹚忱?,每招都发挥得淋漓尽致,
从头到尾,一如江水的归向大海,奔流不息。当他纵身而起,使出最后一招的时候,简
直感到古剑和自己已经合为一体,本门武学的精粹,尽在于兹了。
    第二天,青年??拖蛘庑⌒〉穆讨薷姹?。这是一个只有他和不知多少年前那位埋剑
的师祖共享的秘密。虽然停留不到半个月,他却已对这儿的一草一木生出感情。青年剑
客临别依依,他把秘图放进石槽,盖子小心的盖上,沙也堆回去,又到新月形的湖中沐
浴干净,才整装出发。
    两个月以后,青年??屠吹街性?。一路上,他从荒无人烟的沙漠,穿越半干的草原,
进入城廓林立,农田遍野的文明区域;从仅有风啸沙吟的旷野,经过牛鸣马嘶的牧地,
到达人声盈耳的城市;也从只被赤裸的自然法则支配的化外,逐步走入在弱肉强食、优
胜劣败的本质外面,披着愈来愈厚伪善外衣的十丈红尘。
    青年??透械秸馐撬徽贡Ц?,行侠仗义的地方了。起初他抱定多用耳少开口的原
则,一边到处替人做零工,一边聆听人们的倾诉。
    渐渐他发现,有一个外号叫做“中州毒龙”的恶霸,最常成为受欺压的善良百姓口
中痛苦的来源。青年??兔刻暾庋乃呖嘤胩鞠?,都把它记在一本簿子里。一天晚上,
他在小客栈的油灯下翻阅簿里中州毒龙恶行劣迹的记录后,确定是行动的时间了。他拔
出古剑,细细的上油擦拭,准备开始手持这把上古的神器,诛尽天下恶徒。
    又过了几天,一个残月将沉的晚上,四更时分,青年??妥际闭疑现兄荻玖睦铣?br /> 飞龙山庄。他完全没有把山庄四周的暗椿放在眼里,在由远而近的几声惨叫后,几个起
落,便气定神闲地傲然站进了山庄前宽敞的院落中央。院子四周高挂的许多风灯,在他
身体周围投下一圈放射状的淡影。
    山庄里杀气猛然高涨,各处黑影晃动,忽然几个劲装大汉从青年??捅澈蟮姆较蚍?br /> 身扑出,大刀花枪齐上,一语不发的纷纷向他砍过去。青年??筒换挪幻Φ幕佣槐?br /> 光闪闪的长剑,转过身来一下子就把几条大汉刺倒在地。四下人影暂退,杀气却更加浓
厚,突然山庄正堂的大门缓缓打开,二十几个人一语不发的鱼贯走出,分列两旁站定,
最后出现一个身披斗蓬,又矮又胖的中年汉子,灯影里看不清他的面目,但自有一股吓
人的威风。中年汉子沉声说道:
    “阁下留书挑衅,又果然单身赴约,在下十分敬佩。但不知为什么非得跟我过不去
不可?”
    青年??陀沂峙椎羝匠J褂玫钠胀ㄇ喔殖そ?,左手从怀中掏出一本簿册,握在手中
扬了一扬,中州毒龙的手下纷纷侧身闪避,只有中州毒龙屹立不动。青年??筒恍嫉乃担?br />     “我有所不为,所为则必有原故。簿子里记的事,我会在你的坟前烧给你看?!?br />     中州毒龙右手一抬,旁边立刻有人为他解下斗篷,捧上大刀。他拔刀在手,突然骂
出一连串的脏话,大刀跟着挥出,这是他使敌手分神的典型打法。青年??投源巳丛缫?br /> 洞悉,在中州毒龙拔刀的同时,古剑出鞘,以先于对方毫厘的时机出招,抢到了先机。
    一切正如青年??退?,他迅如奔雷的剑法,迫使中州毒龙一上来就处于守势。青
年??陀蛴?,剑势如行云流水,前一招尚未用老,后一招接着递出。中州毒龙忙于
应接,两次不得不以刀架剑,大犯高手过招之忌。
    青年??鸵幻嫖约虹敲懿呋恼铰院捅久牌姘碌慕7ǖ靡?,一面在刀剑两次碰撞
之后,也对中州毒龙的大刀仍然完整无损起了一丝疑念;可是剑势一动,双方又是以快
打快,实在无暇细想。不久中州毒龙的刀法渐呈支绌,青年??统嘶蠛纫簧?,猛然纵
身而起,最后一招出手。
    中州毒龙大惊失色,感到头顶上无比的压力从天而降,四周已无处可避。绝望之下,
只得凝聚全身功力,单刀平举上架,作困兽之斗。
    一声奇大无比的金铁交鸣响过,两条人影倏然分开,一个重重的摔倒在地,只抽动
了两下就不再挣扎;另一个鲜血染红了大半段右边的袖子,虽然已经握不住大刀,却总
算躲过杀劫,挺立未倒。
    四下里出现一阵短暂的寂静。月沉星暗,一只受到惊吓的燕子冲天飞起,凄凉的叫
声只发出第一个音,就被同时发自院落各地,像海涛一般的欢呼声淹没。中州毒龙的几
个亲信从惊愕中醒转,马上跑来为他裹伤、拾回大刀,他也马上被潮涌而来的谀辞包围。
    一片雷动的欢声中,青年??脱鎏焖涝诟捎驳幕仆恋厣?。前额上有一条又横又深的
伤口,鲜血之外,可以看见白色的颅骨和脑浆。他右手还紧紧握着半截断掉的古剑,至
于被砍掉的剑尖,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
    中州毒龙的另一些手下逐渐围聚在青年??褪逅闹?。一个花白胡须,干瘦矮小的
老头首先弯下身去检查,他费力的扳开青年??陀沂质种?,抽出断掉的古剑。他正要把
断剑随手放在地上,却在接近剑柄的地方发现两个篆字。老头子眯着眼睛看清这两个字,
不觉发出“哎呀”一声,立刻提着断剑跑到中州毒龙面前。
    几个亲信纷纷让开,老头子双掌捧上断剑,恭敬的对中州毒龙说:
    “庄主请看,这剑柄上的两个古字,是‘径路’呀!”
    “哦?”
    “古者,匈奴单于有宝剑,其名‘径路’,后于大漠中为汉人得之,即潜隐不现,
大概就是这把剑了。它可是秦、汉之间的古物啊?!?br />     旁边随即有人接道:
    “当家的武功高强,天生神力,什么宝刀古剑,还不是一砍就断……”
    中州毒龙摆手打断他的话,低头细看了一会,忽然仰天狂笑,笑声穿透晨曦,使其
他的人语全部停止。笑完之后,中州毒龙伸出左手拍拍老头的肩膀,拉过他来,以只有
他们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:
    “师爷,没事啦。这小子的武功真不差,能找到这把剑,更算他有心;只是他忘记
了,一千多年以来,冶铁炼钢的技术进步了多少?!?br />


·上一篇文章:独眼大侠
·下一篇文章:日月斩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pprtqf.com/news/wuxia/07310164759BEKG973FD0B1C5A511CF.htm


相关内容

无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