刃冷情深

刃冷情深


来源:盛京棋牌  作者:Cao Yi

盛京棋牌 www.pprtqf.com     引子----烟雨凄迷,江湖茫茫
    顺治二年,满清已立国,大明江山已风雨飘渺,时值晚春四月,什刹海岸旁,银锭桥
侧。微风细雨伴残阳,此时天已黄昏,倦鸟已归林,湖上渔舟、客船已点起点点灯火。马上
要迎接黑夜的来临,夜的深、夜的静、夜的温柔、还有夜的无奈和萧索。
    我坐在船舱中迎接着夕阳暮色的降临,凝视着隐现在芦苇从间,在明月清辉中闪闪发出
飘逸的银光的湖水,风带着一种淡淡的腥气,轻拂过我的脸,体味着那种遍体清凉的感觉,
天地的静溢,在梢公划桨的乃乃声中,益发显得深沉,仿佛所有尘世的喧嚣都已随这风飘
开,耳边是依旧的涛声,心中荡漾的是古老的歌谣,我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真的青年,那个年
轻而纯洁的人;曾经的梦,曾经的痛已经随流水消逝在过去的日子里。面对的只是再一次心痛,
心醉,陪伴的只是万簌俱寂的黑夜里的寂寞和孤独,还有那曾经的浪子回头,但曾经的灰飞
烟灭的往事?
    从湖畔的预王多择府旁的画舫中传出了一阵琵琶声,弹的是《霸王卸甲》。仿佛在这一
刹,天地间忽然只剩下了乐声和其中浓重的杀伐之意。风似乎已息,因为怕吹散那乐声。水
似乎已止,因为怕惊扰那乐声。那仿佛是流淌而出的声音,化为一只飞龙,盘旋直冲上九
霄,历久不去,而那声音的震撼力,又如一阵阵的海涛,将人的心灵当作了它的岸礁。在这
一刹的触动,竟使我呆了一呆。然后仿佛有一阵神秘的力量紧紧抓住了我,使我不能动弹。
我品位着琵琶的灵韵,伴着琵琶的阵阵杀伐之意,回想着那段天马行空、剑胆琴心、快意恩
仇、与那些手足兄弟同生共死、数万里风尘仆仆、无数次的出生入死、一世相忆的江湖岁
月。这乐声太激昂,俨然是千军万马在沙场上挥剑嘶杀!竟惊扰了岸边的息鸟,而乐音的杀
气在画舫上弥漫,以至飞鸟竟飞不过这层气阵,乐音猛地拔高,清可裂石,直冲云霄,那曲调
一路上行,越行越险,竟不留丝毫回旋的余地,进入了羽调的路数,终于在一声银瓶咋破水浆
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般的宫声中羽翼飞散,直坠湖中。乐声终于在一声尖促的羽声中散去,
那一定是为饱经风霜的人和一双灵巧细腻的手。只有饱经风云变幻的人才能奏出如此细腻的
曲调,只有成熟的心灵才有如此沧桑的心情。
    画舫内布置奢华,边上还摆着一对赤金的龙凤暖炉,厅中茶几上一只铜香,炉中一缕青
烟袅袅升起,烧的是名贵檀香,几上八色细点,白磁碟中盛的是松子糖、小胡桃糕、核桃
片、玫瑰糕、糖杏仁、绿豆糕、百合酥、桂花蜜饯杨梅,都是苏式点心,细巧异常。主人就
是吴三桂,他双肩沉重,鼻直如削,年纪看来似在三十左右,却又似已有五十上下。年纪还
没过中年,但是他头上的白发却也绝不是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。他的相貌很平常,没有什
么特别之处,他坐在一张做工精美的八宝象牙大床上,身体四周都垫着柔软的貂皮靠枕,脚下
铺着白虎皮垫,他在万历十六年十九岁时进士及第,二十九岁时入阁至太子太保,崇祯十年
为辽东督军,山海关总镇,崇祯十八年引清军入关,因功官拜平西王,此刻他一曲弹罢,由
极动转入极静,凝视对面的妇人,长长叹了口气,道:"我昔日读书时,谈到红颜祸水之
句,还不能尽解其意,如今又见了你,我才懂了。当年我为你将大明江山葬在清人手中,若
是年轻力壮的男人见了你,那还得了,你就是要他们去杀人,他们也不会摇一摇头的,像你
这样的女子,不是祸水,是什么?"
    他的对面是一个绝代风华的女人,眉目如画,清丽难言,她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
无暇的女人,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。她的脸是那么苍白,那么美丽。身子那么单薄。
她的眼睛虽明亮,也嫌太冷漠了些??墒撬姆缭?,她的气质,都是无可比拟的。但见她微
笑时神光离合,愁苦时楚楚动人,让人满腔都是怜惜之意,也不管她是什么来历,就算为她
粉身碎骨,也是甘之如饴,她竟是陈圆圆。
    陈圆圆静静的听着,待他说完,轻叹一声,低吟道:“妻子岂应关大计?英雄无奈是多
情。红颜祸水,眼前的事,再明白也没有了。吴大人前途远大……单这“六指魔琴”已有了
三分的功力,而这二年多来,贱妾受尽天下人唾骂,把亡国的大罪名加在贱妾头上,吴大人
何苦又来接贱妾?人生际遇如浮云流水,繁华荣耀似过眼烟尘,而一夜国变,其间机窍,实
不足为外人道;闻音思怀,又怎不叫人伤心怅然,涕零泪下。是与非的界限,这对贱妾已经
没有任何意义了。如今贱妾只想在这世上随遇而安,度此余生,等百年也罢,十年也罢,终
归是要此残躯随风飘散,化作滚滚红尘中的一粒尘削?!?br />     此刻,我也正回想着那个心碎但却动人的英雄美人的故事,虽然美丽却令人心碎。而现
在,夜晚依然静谧,我依然是一个人一把剑,而所有的爱对我来说已经像流星一样随风逝去
了,心中已无爱,无恨,无欲,无求了。醉过才知酒浓、爱过才知情重。就象云南大理的"
三道茶"?第一道很苦很苦,第二道很甘甜,最后一道一股很特殊的味儿,让人体味得很
深,很久远......八年了,我已明白,随着八年时光的水拍浪打,那份情感已变成一根脆弱
的琴弦,只要一染指就会弹响一曲追悔莫及的挽歌。如今只能在午夜梦里,忍住该有的寂
寞!时时想起已逝的伊人,“她走了,就象飘过的桂花香,一丝一毫不留痕迹,却仿佛又有
丝丝毫毫,还在空中....”我心中充满激动,又充满了痛苦。那是刻骨铭心的相思——
分隔天涯的相思,不叫相思,人鬼之隔的相思,才最令人憔悴!那是生死不渝的爱恋。此刻
我耳畔又似响起了那首凄凉诗篇
    “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处难觅有情天。情到尽时转无情,无情更比多情累。君为我谱无
声曲,此去闻曲如闻君。未到恨时难知愁,愁起心头不知恨。听风方觉秋雨至,已忘共饮西
窗时。云起天边残阳血,一声傲笑一把泪。把酒欢歌何时有,人笑我痴我偏痴。莫道有酒终
需醉,酒入愁肠愁更愁?!?br />     我长长叹了口气,抖落蓑衣上的水珠,水波荡漾中,我剑已出鞘,剑长四尺二寸七分,
其上嵌饰七色宝石,光华夺目,此剑极其锋利,有切金断玉之能,灯火映照下剑身上流转的光
芒使一旁黄金打造的剑鞘也黯然失色,我咬了咬牙,矮身向前跃出!冲入了画舫,一队护卫
弓上弦,刀出鞘,成扇面形向我包抄了上去,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,好象疾风瞬间在我身边弥
漫。我的目光仍然扫视着前方,没有回头,仿佛对身边的变化毫无察觉,护卫们一色锦衣铁甲,
他们的服饰表明了身份,他们是中军虎贲营,也就是吴三桂的亲随卫队的成员,人人身披铁甲,
手持长刀,径向我冲来,其中一人眼中尽是冷酷的杀意,双掌一错,一股大力迅猛地向我推
出,他的出手不算慢,可他的手刚一伸出就失去了力气,我的手象一圈钢箍似的扣住了他的脉
门,然后轻轻推出,他的身子就象发出的炮弹一样,撞向其他护卫。随着一连声惨呼,和骨
头断裂的声音,我踏入了画舫。
    画舫中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,好象箭已上弦,一触即发,我虚刺一剑,剑气刺向拦在吴三
桂身前的三名护卫,他们胸口仿佛被铁锤重重一击,哇地喷出三口鲜血,身子软了下来,眼见
是不活了。又有一名侍卫首领向我扑来,手持一双形如鹤爪、乌光闪闪的外门兵刃,与"鸡
爪镰"显为近似,却又另有妙用。身形游走十圈,心里已不知有多少次想要出手,但见了我
的神情,这一招竟是不敢击出,月色渐暗,忽然间,只听一声长啸,亮如鹤啸长空,他掌中
一双鹤爪,化为两道乌光,盘旋灵动,一招七式,分打我肩头、腕肘、前胸、后背九处大
穴,正是鹤爪十七抓中攻势最最凌厉的一招"云鹤搏龙"。我身形一变,手掌已抓住了杖头,
他大惊之下,身子不禁微微向后一例挫腕回收,而也就在这刹那间,他手腕一反,那五尺长
杖,突然折为两段,一般焦黑色的浓烟,自长杖断处急涌而出,瞬即迷漫一片,掩住了我的
视线,浓烟中竟还夹杂着一蓬银芒,急射我胸腹。刹那之间,突有一道青光腾霄而起,两人
身形一合即分,我长剑已出,剑尖斜指,一滴滴鲜血,自剑尖缓缓滴落地上。
    我竟在一合之内杀了吴三桂的侍卫首领,吴三桂的脸上也一下失去了血色,众人突然鸦
雀无声,脸上都不禁变了颜色。吴三桂绷紧了脸,念头急转,筹思脱身之计。这个毕生统带
大军、转战天下的大枭雄,生平也不知已经历过了多少艰危凶险,但当此处境,竟然一筹莫
展,脑中空自转过了十多条计策,却觉没一条管用?!澳愦跹??”我冷笑道:“我待怎
样?还记得李香君吗?我自然是要杀你?!蔽抑澜2迦爰赴?,对吴三桂说“你自裁吧!”吴
三桂哼了几声,突然一跃而起,抢过长剑,猛向我喉咙刺来。一?;鞒?又快又狠又准,正是
江湖上失传多年的快意恩仇剑中的夺命绝招——一点红颜,吴三桂的剑与人已合而为一,画
舫中充溢着宝剑的光芒,天地皆为之失色,我左手一指点出,正点在剑的光影中,就象最有
经验的猎人一下就抓住蛇的七寸。光芒骤然消失,剑停住了,我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剑
锋,封死了剑的一切变化,剑就好象铸在了我的手上,不能再前进一分,这时我的心情镇静而
冷酷。
    然而就在这刹那,我的心中居然生出一丝危险的警示。这个念头完全没有来由,这只是
多年在刀山火海、生死边缘锻炼出来的本能,我完全是下意识的、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索的
作出了反应,这一反应救了我一命!我掉剑、刺出、飞退,我的剑刺空。但是我却有一种如
击实物的感觉,我知道我的剑气已击中他!我感到整条手臂震得有些麻木。但是这并没有影
响我的身法!吴三桂厉喉一声!一股血箭急射向我的脸,我急推出双掌,准确的拦住吴三桂
击向我胸口的一掌。这时我已经在飞退。一击不中,全身而退,正是杀手的原则之一。我已
用背在壁上撞开一个大洞,到了舱外。一股劲气向我呼啸而来,使我气血翻腾,周身涨裂欲
炸。整个身体如断线风筝般向上抛飞起十丈,凌空打了十几个跟头。而在我刚才的身后,岸
上砰砰砰的倒下十几株大树!
    我的内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至,一记流云飞袖止住了身形,按住岸边的柳枝,匆忙回头,
才发现向我出掌的竟是陈圆圆,接着我感到胸口一阵钻心的剧痛,我的手从怀中抽出来时,掌
中多了一面碎裂的护心铜镜,我苦笑。陈圆圆在画舫中向我道“高宦德,八年了,你还没离
开了江湖吗?你可知世上除忠义之外,还有许多佳事,名花桂树,良辰美景,百年好酒,绝
代佳人,你难道都不愿享受享受?”我缓缓道:“我生命已献于此道,其他均非我所能顾
及!”语声虽缓慢,但截钉断铁,绝无犹疑。'有所不为,有所必为'这八个字,便是我辈之
本色!陈圆圆叹息“如此我便成全你吧!,请君闻乐上路?!碧么搜?,吴三桂随从护卫知
道这一奏非同小可,登时脸现惊惶之色,纷撕衣襟,先在耳中紧紧塞住,再在头上密密层层
的包了,只怕漏进一点声音入耳。连吴三桂也忙以棉花塞住双耳。琴声响起,瑶琴中竟然发
出了金戈铁马之声,急促激越,正是令人血脉贲张的角调,肃穆中透出凛凛的杀气,每一音都
和我心跳相一致。让我的真气从丹田涌出,在四肢百脉中随着琴声乱串,如有千万根利针一
齐插入我的身体里,全身阵阵的刺痛。
    我大惊,八年了,她竟练成了天下第一魔功“六指魔琴”近在眼前的岸边竟似乎远隔千
里,我每前进一步都可以感受到重如泰山的压力,额角之上,竞已布满汗珠,铮铮铮的琴声
不断自她那完美得无懈可击的柔荑下发出,忽然琴声急转直下,一泻千里,坠入了商调之中,
琴声回绕低沉,渐渐微弱,变化虚无飘渺,直至几不可闻,可是我却感到了沉重的压力,杀机,
到处是隐伏的杀机。自我练成“天人一体功”后,无论多么猛烈的攻击,对我已构不成威
胁,但此刻得琴音,瞬间把我紧紧裹??!仿佛是有无数只强大有力的大手,忽然同时握住了
我的头,我的喉,我的肩,我的背,我的腰,我的腿,我的脚,我的全身,更似是大海的惊
涛骇浪忽然把我卷在当中,马上就要碾成荠粉。我已迈不动步,转眼即将毙命于琴声之下。
    就在这时,忽然一道纤影窜入陈圆圆绵密的琴阵?!案呋碌?,我是李香君的义妹董小
宛,守住心脉?!蔽叶刑秸饩浠笆?,一双玉手托住我的后心,一阵阵的真气从后心涌
来,猛然间我感觉心无所滞,身在局外,乐音与我心灵已不起丝毫感应,但觉心中一片空
明,琴声的诸般细微之处反而听得更加明白。我感到董小宛带我顺着琴声得韵律,忽而大步
后退,忽而疾步斜行,将琴声的压力自足下传到柳枝,再由柳枝传入地下。但是琴音更急更密,
杀伐之声大作一连三个强音,将董小宛震得脚步踉跄,站立不稳,忽然间玉容惨变,吐出一口
鲜血,叹道“不愧是六指魔琴,罢了,你去吧!”言毕我猛觉后心一震,百忙中一个倒纵,
身形飘出数丈之外,片刻之后我已逃入了预王多择府。
    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
    花发多风雨,人生足别离
    情何幽幽,思何切切
    落花飞去,无可奈何
    别后唯所思,天涯共明月
    无物结同心,烟花不堪剪
    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
    春草明年绿,王孙归不归
    天意怜幽草,人间重晚晴
    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
    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
    岁华尽摇落,芳意竟何成
    唯我愿与君比翼双飞
    只有独立坟前,热泪滚滚;从此这一生,便不会再有意义!从此便要独行风雪,孤苦一
世!


·上一篇文章:日月斩
·下一篇文章:爱恨


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:
http://www.pprtqf.com/news/wuxia/073101655424223KKJFHF4AG74H1J6F.htm


相关内容

无相关新闻